我还记得
浏览: 更新日期:2018-11-12 作者:徐欣怡

 

   化作风,化作雨,化作轻柔的耳语。我,已经在这世上飘荡了整整十年,因为,我还记得她,还记得那个家。

   落日的余晖透过硕大的透明玻璃,投射出一个个人影模样。人来人往,或行色匆匆,或凝神无语,我默默得失了魂,温热的氤氲中,我看到了她的背影。

   “各位旅客,前方很快就要到达某某站,请您提前做好准备……”一个瘦小的小女孩,高高的马尾,一手拿着票,一手拿着手机,准备下车。

   她呀,虽然已经成年了,却依旧像那个小孩子一样。出站口,看到孩子的爸爸和叔叔,还有可爱的小孙女早已在此张望。她一脸惊恐的翻着身上的口袋,我一看就知道这孩子又乱放东西了,还和小时候一样。终于,票找到了,她如负释重的叹了口气,换上了笑嘻嘻的脸庞,迎接故乡的怀抱。

    一桌菜,一家七口人,小一辈的一个也没有少。唯独少了孩子的爷爷,那个臭脾气倔强的坏老头,在老家固执的不愿回来给孩子们添麻烦。大闸蟹、红烧排骨、西红柿鸡蛋……虽是家常菜,但囡囡喜欢的菜一个都没有少。觥筹交错,酒足饭饱,询问近况,互道平安,好不欢乐。

    踏着晚秋动人的凉味,抚着银杏斑驳的纹路,一家人,来到一片墓地前,走到了一个小土堆面前,虔诚的慰问前辈,道尽衷肠。十月的风已带着冰凉的气息,炙热的火苗光亮,映照在每个人的脸上。银杏叶子飒飒作响,带走了思念,带走了牵挂,也带走了这个圆满的家。她没有哭,静默的看着,也许在回忆那些往昔,也许在交代未来期望。

    她,现在站在属于我的土堆前。想你,我的孙女,我的孩子。一捧土,一片尘,化作相思泪。

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 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
 Copyright (C) 2013 ZDXG.AHSTU.EDU.CN  主办:安徽科技学院校广播站、校记者团
 版权所有:安徽科技学院宣传部  技术支持:网络中心  皖ICP备12009839号
幸运28注册官方网站